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虎的博客

三虎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博物馆学会会员,中国自然科学博物馆学会会员、中国长城学会会员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学校杂忆  

2016-12-19 10:40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学校杂忆 - 三虎 - 三虎的博客
 当年的北京市第110中学已成为北京西城外国语学校

(一)
      1964年9月,我以第二志愿考入了北京第110中学。之所以选择110中,是受我小学同学的舅舅鼓动,他是110中的体育老师,他说这个学校怎么怎么好,体育设施在北京中学名列前矛,有一个足球场,周围环绕着跑道,还有四个篮球场,这确实在北京不多见。在足球场的东北角还有学校的一个小操场,那里有音乐教室等平房,还有爬梯,吊环,单双杠等运动器材。由于110中的前身是北大工农速成中学,藏书很多,位列全市中学第二位。我入学后立刻办理了借书证,饱览《海底两万里》、《格兰特船长的儿女们》、《机器岛》、《神秘岛》、《基督山伯爵》等名著,这在其他中学是没有的。我们在小操场音乐教室上过音乐课,记得有一堂课是听赏歌曲,用留声机放唱片,当放唱邓玉华的《情深谊长》时,有的女生被歌声感动的哭了。有同学回忆我们唱过《花儿朵朵向太阳》,我回想是唱过,但不知谁是领唱。我们好象还唱过《金色的童年》。这些歌我至今会唱,每当唱起时都沉浸在那美好的时光里。
        110中有着良好的体育传统,在足球,篮球和乒乓球等方面颇有建树,在北京市中学生运动会上取得过突出成绩。学校足球队那几年总是排在北京市中学前三名。班里同学也都喜欢足球,下了课就去踢,还和外班比赛,从没输过。我和王抗美还被选拔到校足球队当替补队员。王抗美当守门员,敢摔敢扑,体育老师很满意。我是踢后卫,体育老师就是看我能大脚把球开过中场而选上了我。校队里有个高中队员,叫殷德浩(外号老道),脚法娴熟,善于组织进攻,后来被选拔到了北京青年足球队。还有踢前锋的宋东启,跑的飞快,球路刁钻,常让对手防不胜防。我参加了1965年北京市中学足球赛,是替补队员,没有上场,但在场边看也很过瘾。在战胜了骄傲的13中后,我们进入了在先农坛体育场进行的决赛,对手是男2中。场面十分激烈,我们踢得很艰苦,宋东启还受了伤,最后1比2输了,获得了亚军,虽败犹荣。回学校时,谭承伟校长、吴培文书记亲自到校门口迎接。后来听说80年代的学校足球队依然强悍,其中的曹限东,吕军,赵磊等都成了全国足球名将。
        110中的是篮球队也很了得,在北京市中学里那可是数得着的,获得了1965年西城区中学“三好杯”篮
球赛冠军,至今那个景泰蓝的奖杯还在校荣誉室里展放。记得篮球队队长叫李光鸣,主力队员有谢延安、伍
若和等,还有两位主力队员是印尼华侨,弹跳力极好。好象刘德赛的哥哥刘德骞也是校队的,刘德赛的球打
得也不错。谢延安是绝对主力,少了他可不行。有一次在咱们学校篮球场进行了一场校队和外校强队的比赛,谢延安有事未及时赶到,眼看咱校处于下风,比分拉开好大一截。正在大家捏一把汗时,场外一阵欢呼,
原来是谢延安赶到了。谢延安不慌不忙换上球衣,从容上阵,接连妙传,组织进攻,有时还精彩灌蓝,球队
士气大振。要知道,当年在中学里能灌蓝的可不多。这场球咱们赢了,谢延安真乃大将也。  
        110中的乒乓球同样优秀,校队的王传福获得北京市乒乓球男子单打第二名,是国家级运动员。校乒乓球
队获得过许多比赛的前几名,国家还奖励了咱校10张乒乓球台子,摆放在礼堂里,十分气派,大家都以能在
这些台子上打球为荣。除了礼堂,操场北边靠近围墙的地方还有10来个水泥乒乓球台子,一下了课,同学们
就飞奔球台,排队轮流上阵,3个球算一局,输者下,胜者占。我记得陆铭琦是高手,他总是占着台子,让大
家分外眼红。杨新荣的球打得也不错。那时乒乓球比较金贵,最好的是“红双喜”牌的。不小心踩扁了也舍
不得扔,用开水烫一下还能用。
(二)
        110中的教学处于中等偏上水平,由于文革,我们在学校上课也就不到两年的时间,何况我们有时还处在二部制状态。我在班里的学号是1号,每次上不同的课时,老师总爱拿着班花名册点名提问,也总爱从第一个开始,我也总逃不掉被首问。我去找靳老师想换换排名,请他给我往后排排。靳老师乐了,他说这是教导处的规定,是按姓氏笔画来排的,你的姓笔画最少,是3画,就该排在前面。我说那马永珍、马秀文、马焕娣她们的姓也是3画呀,她们怎么不往前排?靳老师又乐了,他说她们的名字是三个字,而你是两个字,还是你最少,你就排第一吧。我顿时没电了。
    班主任靳永安是数学老师,他的教学水平没的说,但受北京教学改革的影响,平面几何和三角课程没来
得及讲。受二部制的影响,英语课程进度较慢,相比其他学校英语课本第二册都开始讲了近一半,而我们还
停留在第一册中。记得英语老师第一次给我们上课,用英语和我们对话,没有响应。同学们有点茫然,心说
我们还没学呢,谁听得懂呀。她又用英语点我的名,我没搭茬。连问两遍,我还是没答应。最后她急了,大声用中文质问1号是谁,我只好站了起来说我是。她说应回答 I am,并让我说了一遍才让我坐下。我心说我这1号倒霉催的。不过我们的物理,生物课还是挺有趣,学校有完善的实验室,有很多教具和仪器演示,比别的学校强多了,我们可以两个人一台显微镜,看植物的构造非常清晰,而别的学校是一班两台排着队看。但我最怕上的还是解剖青蛙、麻雀的课,因为那乙醚的味我受不了。地理课也喜欢,只是搞不清国际日期变更线的计算。
(三)
       我们刚上初一没多久,就赶上了国庆15周年,北京各中学领受了天安门广场组字、花阵、放气球、放鸽子、游行等任务,110中的任务是放气球。国庆节头天晚上在学校集合,每人发个面包,从百万庄走到天安门广场,到达指定地点待命。我们的位置是在军乐团的后面,离天安门最近,视野非常好。大家都十分兴奋,但又不敢喧哗,只能席地而坐静候。放气球要放两批,第一批在上午10点,毛主席出现在天安门城楼时;第二批在游行结束、广场群众涌向天安门时。凌晨4点,我们从广场出发到西交民巷充气点去领第一批气球,回到广场时天已大亮。我们每人手拽两大簇彩色气球,紧盯信号(10个直径2米的红色大气球串),只要它一放飞,我们就一齐撒手放掉各自手中的气球。好不容易等到10点钟,突然我们前面的军乐团奏起《东方红》,毛主席出现在天安门城楼上挥手致意,整个天安门广场沸腾了。这时,信号气球升起,我们也立刻撒了手,瞬间海浪般的各色气球腾空而起遮蔽了整个天空,随后大群的鸽子也放了出去,一时间气球、鸽子漫天飞舞,好不壮观。稍后,我们顺人海中的通道去西交民巷领第二批气球。周围其他学校组字、花阵的学生羡慕地看着我们,因为在这个站立不动的人海中只有我们是可以走动的,他们可是硬生生的站了一宿。我们领了第二批气球返回到原来的位置时,受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检阅的游行已近尾声。当军乐团奏起《歌唱祖国》时,最后的时刻来临,整个军乐团边演奏边向天安门行进,我们紧跟其后,全广场的学生、群众又紧跟我们涌向天安门。军乐团停在金水桥前,信号气球再度升起,我们立即把气球撒了出去,顿时又是一波气球的海浪涌起。毛主席向我们挥他手中的帽子,天安门广场又沸腾了,“毛主席万岁”响彻云霄。后面的人挤我们,我们又挤向军乐团,把军乐团的队形挤乱了。警戒部队拉起人墙挡在我们和军乐团之间,我们被挤得透不过气来,就那也没忘喊“毛主席万岁”。庆祝活动结束后,各校有秩序地撤出天安门广场。走到南礼士路口,学校队伍向北拐,我家在南边,经允许可以就近回家。回到家中我一头扎在床上睡了一天一夜。
(四)
       到工厂和农村参加劳动锻炼是我们学校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。 我们去北京动物园清扫过垃圾和树叶,一人一把大扫帚扫遍全园,对里面相当熟悉,以至多年后带孩子来玩,闭着眼睛就能找到地方。有一次我去清扫鹰山周边,鹰笼很大,老鹰在里面都能飞翔。有一只秃鹫靠在笼子边上凶狠地盯着我,我把扫帚把儿从网眼伸去,一下子把它捅飞了,我哈哈大笑,说看你还敢盯着我。没想到,它盘旋飞翔了两圈后向我俯冲过来,就在接近我时隔着网子向我拉下一泡屎,就像飞机丢炸弹样准确拉在我身上,然后一个漂亮翻身飞走了。它的屎又腥又臭,我狼狈不堪,旁边的李春生、王陆平笑弯了腰。
       在青年湖公园参加清除湖底淤泥的劳动,看着又黑又臭的淤泥,雷达摩死活不肯下来,大家起哄硬把他
拉了下来。这种劳动锻炼了大家不怕脏不怕累。淤泥里有不少不知谁、不知何因何年扔下的值钱的东西,有
手表、钱、手镯,甚至还有照相机。还有人挖到了迫击炮弹,是哑弹,大家虚惊一场。
        在四季青公社生产队给葡萄打药、培土、除草,老师强调纪律,不许偷吃葡萄。同学们看着大串大串的
玫瑰香葡萄,直往下咽口水,低头干活,还真就没一个人偷吃。看同学们干得又快又好,收工时,生产队长
摘了些最好的葡萄请同学们吃,大家都看着老师,老师一点头,大家忽拉一下一抢而光。生产队长也很高兴,欢迎我们再来。
       在怀柔农村参加夏收劳动,带上行李,住在村里,与老乡同吃同住同劳动。那里收麦子不用镰刀割,而
是用手去拔麦子,这是需要技巧的,搂住一把后要攥紧,然后往前推兜拔,不能直上直下拔。拔出后把根部
的土往脚内侧一磕,整齐放在地上,以利后面的人捆麦子。开始我们不得要领,没一会儿手就磨起了泡。我
对麦芒过敏,扎得我浑身起小红疙瘩,被汗水一杀痛痒难忍。面对一望无际的麦陇,真有望洋兴叹的感觉,
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拔到头儿,只能顶着被汗水浸透的草帽,咬着牙慢慢拔,一天下来累得连饭都不想吃。3天后大家适应了,麦子拔得像模像样。劳动结束回到学校,大家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。
        在门头沟山区的色树坟村劳动,是从西直门坐京郊火车去的,住在老乡家里,吃派饭。干活主要是爬山去
地里收庄稼。这里山峦叠幛,人迹罕至,粮食产量不高,但各种果树满山遍野。由于山道崎岖、交通不便、
缺少人手,大量的果实成熟后摘不了、运不出,就烂在地里,居然有一尺多厚,十分可惜。临走时老乡让我
们去捡些带回北京,能带多少就捡多少。这里没有电,我们正赶上队里要架电线,任务是从火车站拉水泥电
杆到村里。十几里的崎岖山路走不了车,只能要用杠子扛,电杆粗的一头4个人扛,细的一头2个人扛,另有6
人轮流替换,总共12个人(有老乡有学生)负责一根。最难的是爬一段60度的坡,12个人一起上,杠子压得
肩膀生痛。队长下了死命令,谁也不许放下,就是压出了屎也不行。因为这时候一旦放下,电杆就会顺着陡
坡滑下去,山下还有一组人在爬坡,那是十分危险的。有的同学被压得哭了,队长怒吼不许哭,并叫和同学
一排的老乡把绳扣挪向自己一点,减轻同学的压力。当爬到山顶放下电杆时,大家一阵欢呼,同学有的笑有
的哭,这时每个人的肩膀都变成了青紫色,有的还磨出了血。通过这一经历,大家明白了“坚持”的含义。
        在展览路搪瓷厂的劳动,主要是给工人师傅打下手和挫毛边,看着烧出来的漂亮的搪瓷锅盆碗盘,真有
成就感。 在外文印刷厂的劳动主要是检验和打包,将印刷时存在的错页、缺页、折页的书挑出来,然后将书打包,再转到下一道工序。这活并不复杂,但是要做好却很不容易,特别是这里的书籍都是要对外发行的,不能
有半点马虎。捆书也是个技术活,刚开始一捆就散,工人师傅手把手教,最后我们捆的和师傅捆的已经分不
出来了,怎么扔也不散。在百万庄合作社的劳动主要是卸大白菜车,然后挨家挨户送冬储大白菜,并帮着给码好。百万庄的居民一提起110中的学生都连连称赞。
(五)
        我们的校长是谭承伟,党支部书记是吴培文,他们都是很有水平的人,谭承伟还是位诗人,他创办组织了“红羽”诗社,创作了很多优美的诗词。然而到了文化大革命,学生给谭成伟列举了二十条罪状,其中一条就是组织“红羽”诗社,写反动诗词。学生给他胸前挂个走资派的大牌子,让他在学校门口唱“牛鬼蛇神歌”。随后,学生们的热情转移了,全都去“革命大串联”去了。
 学校杂忆 - 三虎 - 三虎的博客
        1967年10月,党中央、国务院、中央军委、“中央文革”小组联合发出《关于大、中、小学校复课闹革命的通知》,我们陆续回到了学校,新生也开始入学。此时学校也进驻了解放军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”。军宣队进驻学校后宣布复课,所谓复课也只是让同学们回到学校,其实并没有恢复文化课,只是在进行复课以后的“闹革命”,由军宣队组织学习毛泽东的“最高指示”。在这期间我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
       1968年7月,学校革委会给我们颁发了初中毕业证书,但没有安排毕业后的事情,是就地升高中还是分配就业,也没有个准信儿,全部学生都滞留在学校,人心惶惶。这种尴尬局面没维持多久,就传来分配的消息,有当兵的,有分工厂的,但绝大多数要去农村插队落户。11月,班里张贴布告宣布去农村插队名单,我是去山西省浑源县蔡村。过了几天,浑源县安置办来人与大家见面,详细介绍了那里的情况。我听说北岳恒山就在那里,还挺高兴。终于,1968年12月20日晚,我们在永定门火车站登上了去大同的火车。大家心情不错,以为这不过又是一次坐火车去下乡劳动。第二天我们又从大同坐汽车到了蔡村。又过了一天,村里大喇叭传出毛主席的最高指示: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,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很有必要。要说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,把自己初中、高中、大学毕业的子女,送到乡下去,来一个动员。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”。从此,我们和110中没有了任何关系,成为了户口在农村的插队知识青年,兔兔们时年才17岁。

(六)
 学校杂忆 - 三虎 - 三虎的博客
        自从我们班的同学1968底、1969初年离开北京劳燕纷飞后就再也没回到110中学来,直到1991年春,部
分同学才见了面。那是一次学校举办的庆祝110中(原北大工农速成中学)建校40周年活动,咱们班有8位同
学参加,分别了20多年的同学见面分外亲热。聚会是按原来的班在原来的教室进行,我们8个人又回到了咱们
二八班的教室,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座位,大家感慨万千。遗憾的是靳老师没来,我们还想着在教室请他在黑
板上写道数学题,再欣赏一下他漂亮的板书。自由活动时,我们见到了体育老师彭耀先(外号彭大鼻子),
地理老师殷兆瑞,他们还是那么爽朗幽默,风采依旧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3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