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虎的博客

三虎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中国博物馆学会会员,中国自然科学博物馆学会会员、中国长城学会会员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插队轶事(十二)游历山西  

2017-01-19 09:05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1970年夏,趁着一小段农闲时间,我和北京八中的袁铁、谭毅、朱利民、阿都约好走一圈五台山、太原、大同。我和生产队打了招呼后,只背了个书包就从我们蔡村出发,走了18里地到达麻庄村,这是北京八中的一个知青点,袁铁、谭毅、朱利民、阿都他们都是这个村的。我到了以后,大家相见,交谈甚欢。袁铁是高中的,我们并不认识,他稍有些矜持,话并不多,眼镜片后面的眼睛闪着聪慧坚毅的目光。他弹得一手好吉它,在他弹了一首曲子后,一屋子人没有反映,他似乎在等待什么,我随口说了一句:“西班牙骑士”,他闪了一下赞许的眼光,于是我们的距离一下拉近了,很快熟络起来,无话不谈。当晚,知青点改善生活,吃了一顿过年才吃的白面馒头。夜晚我们5人住一屋,进一步商量行程,并把每个人的钱集中起来统一使用,他们有的30元,有的10元、20元,我最少,身上只有5元,面露宭态。袁铁说不在钱多少,能聚在一起就是缘份,让我别在意。其他人表示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。我一时语塞,一股暖流涌上心头,这种感觉至今难忘。

插队轶事(十二)游历山西 - 三虎 - 三虎的博客

 在麻庄村的袁铁、谭毅,背景是恒山。

 

       第二天一早我们出门,踏上了征程。从浑源县城到五台山约250里地,虽有长途汽车,但我们的钱太紧了,买不起车票,只能徙步。我们路过县城买了烧饼充当干粮带上,沿恒山和悬空寺之间的公路向南行进,边走边拦顺风车,但所有的汽车都拒绝,加大油门一阵风掠过。走了3个小时后,大家有些累了,我想这样走下去太亏了,得想办法扒车。此时我们走在枪风岭的盘山公路上,卡车爬行的很慢。我跟袁铁建议就在此时扒车!袁铁也觉可行,招呼大家做好准备。这时身后爬上来一辆铁道兵的卡车,车箱是空的,只有几根枕木和一个汽油桶,很慢地从我们身边驶过。我们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,汽车拐弯时是个死角,驾驶室里两个当兵的看不见我们。我们选择这辆军车也是因为即使被发现了,也不会对我们怎么样,那时全国学解放军,军民一家亲嘛。于是汽车刚一拐过去,我第一个向它的车尾冲了过去,一把扒住后槽帮,一脚登住尾钩,一翩腿就翻了上去。他们一看,呼拉一下全跟上来,第二个上来的是袁铁,然后是谭毅、朱利民,最后一个是阿都,没想到汽车在坡缓时加速了,阿都拼了命跑也追不上,眼看落下了,车上的人也急,但又不敢喊。我只好环顾四周,发现前面公路又是一个上坡胳膊肘弯,如果阿都能切个半径爬上来兴许能赶上。于是我示意他切半径,他立刻明白了,迅速手脚并用地穿荆棘爬了上来,居然比汽车还先到。当车从他身边缓慢驶过时,他先把装着照相机的书包扔了上来,然后也翻了上来,大家都如获重释,再一看他惨了,脸上被荆棘划得一道道的,衣服上扎满了棘刺儿,大家又不敢笑出声,怕当兵的听见。所幸驾驶室后窗被那个汽油桶挡住,我们压低身子坐在枕木上,不然早被发现了。

       到了王庄堡镇,公路在此分岔,向东去灵邱,向西去五台山,所幸车向西开,这时阿都站起来向槽帮外解手,突然汽车一个急刹车,阿都摔倒了,原来副驾驶从右侧反光镜中发现了他。停车后,两个当兵的也儍眼了,没想到车箱上竟有5个人。他们喝问你们是干什么的,从哪儿上来的?我说我们是北京知青,从枪风岭上来的,要去五台山。他们一听是北京知青,态度缓和了些,对自己开了几十公里都没发现有人扒上来感到不可思议。我们央告别轰我们下去,他们说汽车不去五台山,只到大营镇。由于我们事先做了地图功课,知道能到大营镇就已经很不错了,距五台山也就一百多里地了,就恳求拉我们到大营镇。他们也挺爽快答应了,我们十分高兴。到了晚上终于到达大营镇,我们下了车向俩当兵的千恩万谢道别。在镇上我们找了家大车店住下。

       早晨起来后,我们在一家小饭馆每人吃了一大碗刀削面就出发了。公路相对比较平坦笔直,没有昨天那样的盘山道,不好扒车了,只能徙步向40里外的砂河镇进发。我们以急行军的速度用了3个多小时赶到了砂河镇,这里是晋东北重要的交通枢纽,“南台北恒佛圣地,东京西并滹沱源”是对砂河镇地理位置精炼的概括。当年铁道兵在这一带修京原铁路,如今这里是五台山火车站。公路向西到忻县(今忻州),向南到五台山,距离台怀镇还有90里地。我们信心大增,饱饱地在镇上吃了一顿,然后顺公路掉头向南直奔五台山。走了20里地,公路开始盘山,我们一看机会来了,扒车呀!在等到一辆拉粮食的汽车后,我们如法炮制,只不过让阿都先上,他上去后指指身边示意有空地儿,我们接二连三翻了上去,前面有麻包挡着,司机照样看不见后面。上山的公路很险要,盘来盘去尽是胳膊肘弯,人在车箱上摇晃不已,好在边上有粮食麻包得以缓冲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们看见两边山上鳞次栉比宏伟的庙宇群,感到无比震撼,知道五台山到了。又过了一会儿,到了台怀镇,车还没停稳,我们就跳下了车,神不知鬼不觉进入了镇子。这时是下午5点钟左右,天还大亮,我们就登上了菩萨顶。文革开始时期五台山也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,幸有毛主席曾在此路居过,有这尊神,五台山才没有遭到灭顶之灾,不过也已是一派萧条,山上除了我们5人外,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

插队轶事(十二)游历山西 - 三虎 - 三虎的博客

 在菩萨顶合影。后排我和袁铁,前排朱利民、谭毅、阿都。

 

        晚上,台怀镇死气沉沉,没有一个人影,想找个吃饭的地方都没有,只有一个大车店,在昏暗的煤油灯下,车老板儿说要想吃饭就拿粮食或干粮来,给5毛钱他给做。我们没有,表示住一晚,自己出去找吃的。他说外面根本找不到吃的,非要去你们就去吧,说罢撇了撇嘴。我们上了街,肚子直叫唤。走着走着发现前面有亮光和人说话的声音,我们赶紧过去敲门想打听吃饭的地儿。门开了,是当兵的,原来是解放军驻扎在五台山的一个班,他们听我们是北京知青,十分好奇,让我们进了屋。屋子中间的案子上有个大笼屉,里面是蒸熟的土豆、老窝瓜、胡罗卜,中间一大盆腌菜,原来他们正准备开饭。我说我们是出来找吃的,什么也没找到,已经饿了一天了,边说边盯着大笼屉咽口水。袁铁跟他们说能否卖我们点吃的,边说边掏钱。班长一看连忙摆手说不卖,而且只有这些,指了指大笼屉,说你们也吃不了这个。谭毅赶紧说我们能吃,在农村插队能吃上这个就不错了。班长也乐了,招呼我们和他们一起吃,不要钱。就这样我们肚子里塞满了蒸土豆、老窝瓜、胡罗卜。“席间”,得知他们生活十分艰苦,几乎没有粮食,土豆、老窝瓜、胡罗卜等也全靠自己种,还得天天巡山保护文物古迹,我们不由得肃然起敬,这不仅是对给我们吃食的那种感激,更是发自内心的崇敬!回到大车店,车老板儿幸灾乐祸等着我们,当看到我们一个个肚圆归来,一脸的诧异,忙问在哪里吃的饭,我们说在八一饭店,车老板儿一头雾水……

    天还没亮,我们就被臭虫咬醒了,干脆不睡了,起身上山,想看日出。山上的寺庙笼罩在云雾中,宛如仙境,但日出是看不到了。从山上下来后,我们直奔塔院寺。塔院寺禅堂院是毛主席路居旧址,1948年春天,毛主席离开陕北开赴西柏坡,经过五台山时在塔院寺住了一晚,并指示:“要抓紧五台山寺院的修复工作,加强文物的保护管理。全国解放后可以开放展出,供广大人民参观游览。”毛主席离开五台山后不久就到了西柏坡,部署指挥了伟大的解放战争。要不是当年他的这个指示,文革初期五台山可能已变为废墟。1969年,当地在此建立了毛主席路居纪念馆,馆内有毛主席,周副主席和任弼时同志的路居室,室内按原样陈列。

   

插队轶事(十二)游历山西 - 三虎 - 三虎的博客

毛主席路居旧址在塔院寺我们意外碰到了袁铁他们的同学小军,他是孤身一人到五台山游历,也是使出浑身解数闯进了五台山,胆子可真不小。我给他俩拍了个照。


        我们继续向南穿越五台山,在南山口参观了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旧址。出了五台山,公路上的汽车很稀少,我们只好走一段,搭一段老乡的骡车,还搭了一段拖拉机,走到一个叫松岩口的村子,赫然看见一座大庙,庙墙上刷着“白求恩创办的模范医院旧址”大字,我们立刻拐进去参观。抗日战争初期,松岩口是晋察冀军区后方医院。19386月白求恩来到松岩口后方医院,创办了后方医院“模范病室”。为改善战场伤员救治工作和培养医务干部,白求恩亲自设计并参加施工,把松岩口村龙王庙改建成有手术室、消毒室、医务室、洗涤室、病房等设施的外科病室,被晋察冀军区司令部命名为“白求恩模范病室”。模范病室对改进晋察冀边区医疗卫生工作和提高救治水平,起了极好的示范作用。我们向白求恩像鞠躬致敬。

  

插队轶事(十二)游历山西 - 三虎 - 三虎的博客

 白求恩创办的模范医院旧址。从左至右:谭毅、阿都、袁铁、我。

 

        离开松岩口村,我们继续西行,又走了3天,有时住大车店,有时借住老乡家,吃饭是饥一顿饱一顿,身体开始出现了状况。有一天晚上,我们走到一个村子,老乡都拒不开门。我说看看村里有没有马棚、草料棚之类,凑合刷一宿。转了一圈,找到一间破庙,里面堆满了谷草,我们十分高兴,把袖口、裤口、领口扎紧,每人找了个合适的位子钻进谷草堆呼呼大睡。在山西北部,虽是夏天,但夜里还是挺凉的,我们半夜被冻醒了,有的开始拉肚子,我也拉稀了。天一亮,我们悄悄溜出了村,继续向忻县进发。我们的目的是到忻县后乘火车去太原,去找在太原工作的袁铁的姐姐。

       我们用了两天时间,连扒车带行军又走了百拾里地,拉肚子使我们有些坚持不住了,摇摇晃晃走到一个叫河边村的地方,原来这就是阎西山的的家乡,他的故居被封,墙上刷着毛主席语录。河边村实际是个大镇子,镇子里有一个卫生所,我们赶紧去看医生,医生说我们是急性肠胃炎,给我们开了消炎药和当地的中草药。我们在镇上的大车店住下,把药吃上,尤其那个中草药很神奇,很快止住了腹泄。

        河边村离忻县不远,约80里地,为避免病情反复,我们决定乘长途汽车去忻县。第二天,我们买了汽车票,顺利到达了忻县。忻县是太原的北大门,两地相距仅130里,当年忻口战役失利后,日军就是从此南下拿下太原的。我们买到忻县至太原的火车票,傍晚到达了太原。

 

插队轶事(十二)游历山西 - 三虎 - 三虎的博客

 在太原五一广场。从左至右:朱利民、我、阿都、谭毅。

 

       找到袁铁的姐姐,这也是姐俩当年从北京分别后第一次见面,见到弟弟和我们又脏又瘦,姐姐伤心地哭了。我们就住在姐姐家里,姐夫领我们上单位的澡堂子,痛痛快快洗了澡,把衣服也洗了,反正夏天干的也快。我们在太原逗留了两天,病也彻底好了,我们决定立即返回大同,回浑源。姐姐支援了袁铁一些钱,我们就动身了。晚上,我们买了站台票混上了太原至大同的火车,5个人分散在5个车箱,以免查票时一起被查。说来也怪,一宿也没查票,其实列车员早看出我们了,只不过放了我们一马。当时的情况是包括列车员在内的很多铁路职工的子女也是插队知青,知道孩子不易,故对各地知青蹭车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      到达大同是早晨,我们下了车没有走检票口出站,而是从站后一个围墙缺口出去,出去就是铁路职工棚户区,他们为了上下班方便就在墙上撬开一个口子出入。出了站,我们买了去云冈石窟的汽车票,省下一大笔火车票钱,让我们敢花钱了,同时我们也不认得路,只能乘郊区公共汽车。到了云冈石窟,我们又震憾了。

 

插队轶事(十二)游历山西 - 三虎 - 三虎的博客

 云冈石窟大佛。从左至右:阿都、朱利民、袁铁、我。

 

插队轶事(十二)游历山西 - 三虎 - 三虎的博客

 云冈石窟。从左至右:谭毅、我、袁铁、阿都。

 

       当天下午,我们从大同长途汽车站乘车返回了浑源,圆满结束了游历。没过多久,我调离了浑源,去了在河南的交通部五七干校。后来他们也相继离开了山西,从此中断了联系。几十年后,我见到了谭毅,几杯酒下肚后,我们兴奋地回忆起这段经历,约好找到袁铁、朱利民、阿都再聚。目前,人还未找齐,大家期待相聚的那一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)| 评论(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